平和的异端。

🌾前天晚上我做梦梦到檀相。小云云说想看芦苇,檀相就带她去了一个僻静的芦苇荡。往边上走几步路发现被遗弃的小村落,已经支离破碎。小云云好奇的问檀檀你这么轻车熟路的找过来,以前经常来这里吗?
檀相说有段时间在这里待过一阵子,有点印象。
“这个村子的人脑子都不好,你站过来点儿,别给过了傻气。”
小云云:“比如?”
檀相面无表情:“比如有次变成女子样貌出来溜达,突然被一个小毛丫头揪袖子,以为遇着天仙,非要让她哥哥把我娶回去。吵得脑仁儿疼。”
小云云:“???几岁的小朋友?”
檀相:“三。”
小云云:“你好看嘛哈哈哈,然后呢?”
檀相撑下巴:“顺了他们家十来坛桂花酒吧。”“后来又路过一次,听说已经嫁人了。再往后一次,有个老太太拽着我铆劲儿夸,问我少年人啊可真有眼缘你是不是有个什么白发的天仙小祖宗。”说完歪过头笑眯眯的。“傻不傻?”
小云云一边听一边笑。
“还有后来吗?”
檀相碾了碾脚边的土。
“你猜猜?”
小云云摇头:“这个村子荒废成这样应该已经很久了吧。”
檀相“大概咯。我也没来过几回,这点儿事情过个把年的就忘了。”
“你的个把年跟我们比起来完全不一样啦。”
小云云又笑起来。
檀相盯着她笑起来的脸,小小的样子,芦苇一般纤细,流云一般虚浮。突然就不再说话了。

评论(2)
热度(279)

© 之所舣 | Powered by LOFTER